不要钱的黄app推荐

   苏寒漠说:“你是昨天晚上给我姐姐打的电话?”

   “对。”

   “难怪我姐姐今天早上眼睛又红又肿,她还骗我说是做噩梦梦见姐夫了,哭肿的。”

   南宫俊逸摇头叹息:“唉,你姐这人就爱哭,我昨晚把她劝得不哭了才出门,幸好及时赶到,不然我的老婆和孩子就被人家抢走了。”

   苏寒漠翻了他一个白眼,没有说话,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疑虑。

   南宫俊逸昨晚连夜乘飞机赶过来,真的是为了她吗?

   南宫俊逸说:“寒寒,我不明白,既然你怀的是我的孩子,为什么不告诉我,也不告诉你姐姐?”

   苏寒漠又翻了他一眼:“我说了是你的,你相信吗?”

   “我怎么不相信?”南宫俊逸说:“我更奇怪的是,你说如果是大卫的孩子,你就拿掉,为什么我的你又要留下?”

   苏寒漠有点冒火:“你管我的,我想拿掉就拿掉,想留下就留下,这是我的孩子,不要你管!”

   南宫俊逸的头低下来,脸向她贴近,说:“你这种截然相反的态度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。”

   苏寒漠看着他贴近的脸:“什么理由?”

   清新的泡泡

   南宫俊逸的手指轻轻刮她的脸:“第一,如果是大卫的孩子你就坚决拿掉,因为你恨他。”

   “废话。”苏寒漠使劲翻了个白眼,说:“手拿开。”

   南宫俊逸没有拿开,他的手继续在她的脸上轻轻刮,说:“第二,我的孩子你就坚决要留下,因为你爱我。”

   “乱说!”苏寒漠冒火了,吼:“喊你把手拿开,别碰我。”

   南宫俊逸哈哈大笑:“被我说中了,所以恼羞成怒了?”

   “谁爱你了?你少自作多情,唔唔唔……”

   苏寒漠还没有说完,就被南宫俊逸吻住了。

   苏寒漠的心里一阵慌乱,这可是医院,医生护士随时进来,被人撞见了就羞死人了。

   她拼命推他,两只拳头捶打他的肩膀,但她躺在床上,南宫俊逸趴在上面,她哪里推得开?

   南宫俊逸并不强横和粗暴,他很温柔、但是又很坚决地吻,既不会弄伤苏寒漠,她又挣脱不开。

   苏寒漠终于放弃了挣扎,她抬起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小心翼翼地回应。

   这样的热吻,她也渴望了很久。

   当南宫俊逸放开她的时候,她又泪流满面了。

   南宫俊逸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说:“你怎么变成你姐姐了,动不动就哭。”

   苏寒漠哭着翻白眼:“还不是你害的。”

   “好了,我知道了,我错了,我有罪,我任打任罚,你想怎么罚我?”

   苏寒漠说:“我饿了。”

   “嗯,对,我也饿了,我们好象没吃午饭?是不是?”

   “你吃没吃我不知道,反正我没吃。”苏寒漠又开始抬杠了。

   “好,我马上给你买吃的来。”

   南宫俊逸走了几步又停住了,回头怀疑地看住她:“你还会不会跑?”

   苏寒漠似笑非笑地说:“要。”

   “那不行,”南宫俊逸立刻回来:“你起来,我们一起出去吃,你能走吗?”

   “我不去。”

   “为什么不去?”

   “跟在你屁股后面,我还怎么跑?”苏寒漠较上劲了。

   “你跑什么跑?你想把我儿子带到哪里去?”

   “不要你管。”

   “你怀的是我的儿子,我怎么能不管?”

   苏寒漠看住他:“南宫俊逸,你到底有没有爱我?”

   “怎么没有?我说了我爱你。”

   “那你跟我做那事的时候,为什么叫我姐姐的名字?”

   南宫俊逸楞了楞:“有吗?”

   苏寒漠很不高兴:“我听得很清楚,你最后叫了一声‘云儿’,就从我身上下去了。”

   南宫俊逸低头看她的脸:“你当时一定哭了。”

   “没有!”苏寒漠大声说:“我只想杀了你!”

   “有爱才有恨,可见你爱我极深。”

   “呸!自作多情。”

   南宫俊逸说:“你既然爱我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   “告诉你有用吗?你心里只有我姐姐。”

   “醋劲这么大,”南宫俊逸一边拉她起来,一边说:

   “我说过了,我对你姐姐以前是有好感,因为她算是我正式接触的第一个女人。

   “另一点,我把她丈夫撞下山崖了,我对她心怀歉疚,想补偿她。

   “当然,她爱哭,我对她还有同情之心。

   “所以我对她的感情很复杂,这些加在一起能算是爱情吗?

   “但我跟你就不一样了,我们是日久生情,是真爱……”

   苏寒漠下了床,还不依不饶地问:“那你说,跟我做那事的时候,为什么叫的是我姐姐的名字?”

   “对于这个问题,我实在无从答起,因为我连跟你有没有做那事都不知道,又哪里知道我说过什么?”

   “南宫俊逸!”苏寒漠瞪着他: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说你不相信跟我做过?不相信孩子是你的?你认为我拿孩子逼你娶我?”

   “你有逼我娶你吗?”南宫俊逸笑意盈盈地说:“我只知道我一直在求你嫁给我,但你一直不答应……”

   “你什么时候求我了?”苏寒漠推他一掌:“南宫俊逸,说话要讲证据……”

   “你们在吵什么?”左云儿突然走了进来,手里提着方便饭盒。

   苏寒漠说:“我饿了……”

   南宫俊逸同时说:“我们饿了,正准备出去吃饭。”

   两个人难得一致地统一了口径。

   左云儿将饭盒递过来:“饿了吃吧,我带来了。”

   南宫俊逸接过饭盒说:“有姐姐真好。”

   苏寒漠嚷道:“是我姐姐。”

   “你姐姐就是我姐姐。”

   “不是,不准抢我姐姐。”

   左云儿说:“你们怎么了?一个笨姐姐有什么好争的。”

   苏寒漠说:“哪里笨了?再笨也是我姐姐,我不嫌。”

   南宫俊逸说:“喜欢的就是你的笨。”

   秦飞扬走进来说:“我也奇怪,云儿这么笨的女人,为什么人人都喜欢?”

   小桃在后面说:“云儿姐姐善良,性格好,自然都喜欢。寒漠姐姐大气,功夫好,也都喜欢。”

   佟思月的声音也传进来:“还是小桃会说话,总而言之一句话,这姐妹俩都招人喜欢。”

   一屋子人都笑起来。

   一笑泯恩仇,秦飞扬对南宫俊逸没有了敌意,许鹏宇对苏寒漠也没有了愧疚,现在有心事的只剩下了左云儿。

   看着大家都成双成对了,她暗暗思念楚云天,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?

   y国的楚云天很忙。

   左云儿回国后,他没有了牵绊,身心投入到了对黑教和w组织的调查上。

   黑教跟的最大黑手党组织为争夺一批军火生意干了一仗,楚云天亲手打死了黑金,算是为布朗.戴雷的父母报了仇。

   同时他也得到了w组织上层的青睐,上层让他参与了几次大的行动,他的表现都很出色。

   他在追风汽车公司的话语权也越来越重,在公司的发展和未来规划上,罗伯特都很重视他的意见和建议。

   烦恼当然也有。

   从得知他暂时丧失性功能后,露易丝就用尽方法想让他恢复。

   药物不起作用,露易丝专门为他找了按摸医师,每周为他按摸两次。

   让一个陌生人在自己身上按摸,甚至还要在那地方按摸,他别扭得不行。

   最让楚云天难堪的是,这个按摸医师还是个女的。

   “露易丝,”楚云天说:“你能不能帮我换个男医生?”

   露易丝不解地问:“怎么了?为什么想要男医生?”

   “我不喜欢女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”他又补充了一句:“除了你。”

   露易丝扑地笑了:“没事,你别把她当女人,也别把你自己当男人,你们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。”

   楚云天说:“为什么不可以找个男医生?”

   “不是不可以找男医生,但我不放心。”

   楚云天奇怪了:“为什么找男医生你不放心,反而对女医生放心?”

   露易丝说:“你现在这个硬不起来,女人就算脱光了,你们也不能做什么。

   “男人就不一样了,现在这世道,怪异的物种太多。

   “万一遇到一个喜欢男人的男医生,你长得这么帅气,人家把你吃干抹尽了,你就吃亏了。

   “如果人家再把你培养成小受,你从心理上就永远不想再做直男,我以后又嫁给谁去?”

   楚云天哭笑不得,如果不是为了逃避跟露易丝的婚礼,他哪里有必要把自己弄得暂时丧失性功能。

   可这跟“功”“受”又有什么关系?暂时起不来,不代表永远就弯着了吧。

   再说,谁敢“攻”他,他不捏碎了那人的那东东才怪!

   露易丝坚持不给他换男医生,他也没有办法,只能忍着满心的不舒服,由那个手法极为纯熟的漂亮女医师在他身上按来摸去。

   他觉得这女医师按摸是假,吃他的豆腐是真,她一边在他身上动来动去,还一边讲一些能刺激男人**的有色笑话给他听。

   每一次按摸完了,楚云天都被她整得热血澎湃,他担心不已,生怕他那功能突然恢复了。

   一旦恢复,他就不得不跟露易丝结婚。

   而露易丝之所以找这个女医师,就是想利用她刺激楚云天恢复,所以她是不会换成男医生的。

   几个月过去了,楚云天的病情没有起色,露易丝快绝望了。

   这天,露易丝到基督教堂去看望她婶婶,也就是安东尼的母亲,独狼的妹妹张萍萍。